侦探调查PRODUCTS

旅游和同事酒后出轨同居尴尬收场!

 

         今年“十一”长假时,我参加了一个旅游团,去九寨沟、牟尼沟和松潘大草原玩,上了飞机我才发现陈健就坐在我身边,我们见面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怎么这么巧?我和陈健在同一家公司共事六年,也几乎无话不谈,我是销售部经理,他是我们的电脑工程师,算得上最好的异性知己了。

 

         上海市私家侦探:在陈健和同事们的眼里,我无疑是精明强干的白领,而且几年来业绩颇丰,几个月前公司的办公会上老总提出让我做总经理助理,老板宣布的那天,平时和我很要好的几个部门经理突然和我若即若离起来,好像是我搞了什么阴谋诡计一样,而且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有了些异样,恰好那天我的电脑出了点毛病,陈健留下来说:袁梦,我晚回去一会儿,把你的电脑修好。

 

      说真的,我对陈健一直感觉不错,他很能干,而且平时对人细腻体贴。那天晚上很晚才修好,但他丝毫不提公司的事,然后他送我回家,执意看着我上楼才走……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但我想也只能是朋友,他有美丽的妻子和女儿,而我在他身上找到的也不是激情澎湃的爱的感觉。

 

       而今,在蜀国灿烂的阳光里,我们都觉得有对方相伴旅程会很快乐。在松潘大草原上我们搭起了帐篷,和藏族朋友载歌载舞,喝酒烤全羊,我们玩得很晚。以往很少有过这么放松,很少这么尽兴,然后我们躺在帐篷里聊天,聊着聊着我觉得酒劲上涌,我们竟然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

 

      说真的,清晨醒来看着身边熟睡的陈健,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一件精美的瓷器破碎了一样。我清楚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说真的,即便现在一夜情和快餐式的约床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我仍然还是自觉不自觉地把情和性联系起来,甚至还幻想我和陈健发生的事是否还可以和爱情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牵绊。想来想去,我觉得头痛难忍。

 

       我潜意识里相信我和陈健之间真的不会有什么情和爱的延续。可我一下理不清的是自己如何为这“一夜情缘”善后,以后我和陈健的知己关系会否受到破坏,而我又该如何让自己的身体和情感不受伤害。这就是看似美丽的“酒后同居”带给我的棘手难题。我真不知道,对于彼此非常熟悉,非常体贴的异性知己,当他们的行为跨越了“雷池”,之后该如何收场呢?这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难题!


搜索